马扎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马扎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圆桌论坛新时代上山下乡潮对农业带来哪些影响和变化格海碱茅

发布时间:2020-10-19 06:40:46 阅读: 来源:马扎厂家

圆桌论坛:新时代上山下乡潮对农业带来哪些影响和变化

主持人:

我们上午最后一个环节是圆桌论坛,有中国最大的国有垄断企业中粮里面最市场化的部门中粮产业基金CEO杨亦主持,他也是资深的投行,有关这个板块我把时间交到他的手上,有请杨总。

杨亦:

首先先感谢一下今天到场的各位媒体界的朋友,其他的朋友和领导再感谢。为什么先感谢媒体界的朋友呢?我觉得是因为在咱们这个新的时代里,特别需要咱们媒体界的朋友,用正能量宣传咱们在农业大时代下面的新时代的大农业,下面请咱们的圆桌嘉宾入场,他们是:深圳市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张键、佳沃集团副总裁刘旦、平安财智首席投资官王红波、沱沱工社董事长董敏、中和澳亚董事长张勇、深圳华大基因研究所副院长张耕耘上台。

我先简单给大家介绍一下各位圆桌论坛的嘉宾,然后让他们各自介绍一下自己的背景和自己的企业,我们有四个论坛题目,之后也请咱们在座的所有的嘉宾们有问题的话可以问我们圆桌论坛的嘉宾们提一些问题。

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刚才黄总大概说了一下,我做的比较杂,不是做农业出身的,是做金融资本市场出身的。但是借助农业也介入了一段时间,我们的基金也投了不少和农业食品相关的企业和项目。

首先我先介绍一下第一位嘉宾是深圳市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张键先生,我觉得咱们现在大家都说跨界,我理解张键先生可能是第一位从理工男,从机械方面跨界到农业方面的先行者。下一位是佳沃集团的副总裁刘旦先生。平安财智首席投资官王红波先生,我们有做农业比较传统的物流方面的,也有做投资界的。王总算是投资界的。沱沱工社的董事长董敏女士,我个人以前对沱沱工社,我不知道这个名字,我一开始以为是读书会的企业。结果被我们办公室的年轻人好好教育了一顿。

下面是中和澳亚董事长张勇先生,他跟我们中粮集团有一定的渊源,他原来在蒙牛工作过,凡是从蒙牛出去的人他们自己创业都做的特别好。

最后一位是高大上深圳华大基金研究院的副院长张耕耘先生,下面他们每个人介绍一下自己。

张键:

大家上午好!

刚才主持人说跨界。我想大家可能对农产品公司应该有一个基本的了解,我这里不再详细的介绍。我们主要是在投资运营管理城市中心的物流园和批发市场为主营业务的企业,现在我们在全国有30余家实体批发市场,已经有6家网上大宗电子交易市场。每年实体市场交易量大概是2400万吨,交易额接近1500亿元,同时我们现在还在B2B以及城市配送的B2C这块尝试和探索的业务。

我想可能在座的业内人士,知道我们在深圳的平湖有第三代的农批市场的标杆,应该说它在国际上,不管是在硬件或者是在软件上处于领先的地位。我们明天将去参观的天津海吉星的物流园必将成为国际上领先的农产品批发市场,不管在整个体量上,还是在交易的模式和理念上,以及硬件、软件的配置上,应该说是一个崭新的模式。所以也欢迎大家明天能够参观我们的农产品物流园,谢谢。

董敏:

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

我叫董敏是沱沱工社的创始人,我本身是学法律的,在九十年代的时候我做了一个软件公司,04年到美国上市,08年因为受食品安全事件的刺激,由做了沱沱工社,其实沱沱工社就是一家电商平台,准确的说是专门以销售有机、天然、高品质食品为主的电商平台。我们也有自己的农场, 也是不得已,因为找不到放心的菜可以卖,所以一下子又跨到了农人的行列。所以现在这个会议邀请我,我很荣幸,我也是个农人。

其实刚才在下面的时候,我们主要是给这些双高人群,第一个对健康有高度的关注。另外是相对收入比较高的人提供一份安心、放心的食品。刚才有人问我,签约不是沱沱工社吗?为什么你没有签,我这样解释,因为沱沱工社不管是自己种的,还是采购的,都要经过严格的筛选,特别是我自己亲自推荐的产品,我一定要看过或者我了解过才会签,今天安排这个,我对不起黄总,我还不知道。所以等晚一点,等我了解了再签,所以我临时没有参加这个活动,给大家解释一下,谢谢。

周总:

大家早上好,非常意外黄总临时让我上来,我们现在手上有一些资源,我们现在正在对农业进行研究和梳理。现在我们对自己的定位,想把我们这个平台打造成中国,应该讲一流的农业产品食品综合生产商和综合服务商。同时我们在中国的大数据里面和农业的数据库里面选了512家企业,我们通过认真的挑选,精选了172家,我们在全国按照扫地摊的形式,沱沱工社在5月份我们专门去过,这里面有十几家企业,我们在六七月份都跟他们进行过接触。应该讲我们在今年春节前把所有的工作做完。

接下来我们对我们选择合适的企业和一些行业,我们可能又有一个资本运作的动作,我们在江西收购了一家目前来讲国内最好的有机农业公司,准备在合适的时候上市。目前我们的主要工作还是在研究农业这个行业,做一些初级的选择和判断,我的介绍完了。

刘旦:

大家好,我来自联想控股佳沃集团,我的名字叫刘旦,应该说到现在为止处于投资的布局阶段,我们一半精力在运营,一半精力在继续寻找新的投资方向。我们的理念是在中国市场上打造安全、高品质的产品,并且把它带给我们的消费者无与伦比的体验。

目前我们已经投资的业务是水果像猕猴桃、茶叶的种植和销售。我们在海外有一定的投资,包括我们在葡萄酒领域也有一些尝试性的投资,我想经过一段时间的试水以后,未来两三年之内会加大投资的力度,我们跟在座的各位和不在座的中国农业界大概数百家企业进行了的合作和交流,今天非常感谢黄总和各位同仁,能有这样一个机会跟大家交流,我们对于行业的看法,谢谢大家。

张勇:

大家上午好!我是中和澳亚的董事长张勇,刚才主持人说了我从蒙牛出来,确实我这一辈子是个放牛娃,从小出生在内蒙古的乌拉茶布草原,从小爷爷奶奶就教育我,你得好好念书,如果不好好念书,你将来就是放牛。我努力的念书,拼命的高考,结果现在看来还是在放牛。

本人有幸也是在大学毕业在煤矿干过,99年认识了牛根生先生,又踏入了养牛这个行业,蒙牛集团从成立一直到我离开,从一开始几头牛一直养到几百万头牛,整个澳大利亚前几年每年要进口十几万头牛,可能有一半的牛是我进口过来的。所以和牛结了不解之缘,去年中粮进驻,我们说五十岁可以退休,又开始第二次创业,感觉身体还可以,继续干什么行业呢?觉得还是养牛,所以现在一不注意养到国外去了,现在我这个公司主要是牛在澳洲养,肉给国人吃。我想我们的国人,我们的人民币,我们的钱都是辛辛苦苦挣来的。祖国发展三十年很快,但是给我们带来负面的东西也很多,我们都用真金白银想吃上放心的东西。

我这个公司也是从蒙牛出来的元老,在牛总的大力支持下,我们前期投入一个多亿组成这么一个公司。为什么选择在澳大利亚,有的同事问我,你是内蒙人,不做内蒙的牛羊,反而做澳大利亚的牛羊肉。我首先提出一个观念,中国的草原在内蒙,世界的草原在澳洲。前两天澳大利亚农业部长来了以后,他说听说你提出来中国的草原在内蒙,世界的草原在澳洲这个观点,我说你们澳大利亚人一提澳大利亚就是蓝天、白云、沙滩、空气,你们澳大利亚人生活在草原,而不知道草原。确实澳大利亚这片草原,除了中间是沙漠地带之外,周围全部是草原。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牛羊全部生活在草原,澳大利亚它又是一个移民国家,澳大利亚这个国家没有人畜共患病,也可以说澳大利亚的牛羊肉可以生吃,但是中国的牛羊肉不能生吃。我给我们的年轻人说,我们现在人的不孕不育,99%是食品安全问题造成的。

因为中国的食品监管体系不作为造成的,澳大利亚的屠宰场检疫官坐在那里,一头牛一头羊的看,我们的检疫官,哪一个省市的屠宰场检疫官能盯着把这几百头牛或者是猪杀完,没有人管。但是我相信我们这个领域会更加美好,我也相信中国是一个地大物博,正好是县域经济、特色经济比较强的国家,我觉得以后每个地方把自己的县域经济和特色经济做起来,我们也就都富了。所以我希望今天借这个机会大家认识中和澳亚,也感谢大家以后消费中和澳亚的产品。我们出生以后在双11,我的产品在天猫店上一天买了几百万,感谢这个伟大的时代,感谢我们这一帮人还有很好的创业时代,谢谢大家。

张耕耘:

大家上午好,我叫张耕耘,来自深圳华大基因研究院。我们自己主要是在基因组学研究上,听起来好象跟这边完全不搭,我想讲两点。大家都知道现在说我们进入IT时代,IT对整个社会的变革,大家已经看到了,实际上在科技界还有另外一个词,我们叫做进入基因组学的时代,这个时代对整个社会的影响和个体方方面面的变革,对今天IT时代的影响还要大。

但是我想真正听过这个词汇的人很少,我们主要集中在基因组学的研究和技术应用这两个方向。目前我们是全球最大的基因组学研究的中心,确实从数据产生能力和分析能力都是全球最强的,也是最大的。我们自己的应用集中在几个大的方向,其中一个跟大家相关的是医疗和健康,有了这套技术以后,很多事情都变了,怎么样生一个健康不会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我们可以提前一年或者是一年半告诉你身体出现病变有肿瘤了。所以最新的技术进展已经到这个样子了,今天是农业的盛会,讲农业的事情,这个方向带来的变化最显著的一点,实际上是已经实现了,在动植物的新品种的培育和改良上,现在与意前比起来可以走的非常快,一说到农业离不开品种,实际上在新品种培育最核心的技术上来讲,中国不比其他国家要差,总体上我们远远比别人领先。我们前几天在深圳高交会发布了分子育种技术开放的平台,也展示了一系列成功的案例。无论是动物的,还是植物的,今天能够给大家带来的信息是,对于要想发展县域经济,希望培育或者是希望自己的产品有特色,比原来更好,还有自己差异化特质,对于这样的企业有这样的需求,动植物新品种快速培育的时代来临了,这是由于技术的进步,把这个事情原来难以预测的,难以快速完成的工作,现在可能完成了科学家工程的过程,你算的时间可能两年、三年、四年这个就培育出来了,新基因的进一步改良将与你自己需要的地方特色都变成可行,这是我能够带给大家这方面的信息。

王红波:

大家好,我是平安财智的王波,平安是中国最大的综合金融集团,在市场上我们作为券商我们是推荐各类农业公司上市最多的企业之一,我们推荐了很多。其实说起来在资本市场里,农业企业在资本市场里面是名声最不好的产业之一,做假的都是农业企业,我们在农业企业里面作为承销商也深受其害。因为我们有八千万的用户,我们抱着很简单、很纯朴的目的,为平安八千万的客户提供更优质的农产品,抱着这样一个理念,我们觉得过去所做的很不够,所以我们跟艾格农业共成立了一个基金叫添汇基金,希望我们找到创新的商业模式,还有创新的技术,比如说华大和沱沱工社,还要找到好的、安全的食材提供给客户,这是我们设立这个基金的初衷。

主持人:

谢谢各位嘉宾,我们现在稍微回顾一下今天早上其他的议题,我建议媒体朋友们,特别去研究一下刚才新希望的副董事长王航先生他的总结性的东西,我觉得他提出来的理论,对我来说是我最近这几年见过的,总结现代农业发展和各行各业的结构调整和结构结合最好的总结,我建议咱们媒体朋友再去好好的研究一下王航总他刚才总结性的发言。

我觉得咱们农业和工业产业结构调整,大家看到我的名字叫杨亦,实际上我叫杨亦钢,最开始的农业部的领导讲到唐山一个钢厂相当于欧洲27个钢厂的产量。我们今天见到这么大的雾霾,是不是跟他们有关系,有多大的关系,我不知道。但是它会直接影响到我们食品安全的问题,空气污染了、水污染了、土地污染了,王航总提出来的产品结构、产业结构的调整,怎么在农业上发展,所以回过头来看,刚才咱们看到了所有的嘉宾里面,真正是从牧民出来的是张总。但是张总也是拼命学习上学的,张总的商务模式就像王航所说的那样我们没有跟农民争土地和资源,我们把养牛很多二氧化碳的排放放到别的地方,没有污染我们的空气。这点我个人对牛有一个特别的感情,因为我小的时候我也放过两年牛,再加上我们基金投了三个牛的企业,一个肉牛,两个奶牛,牛的眼睛特别纯。我不知道张勇总你来界定一下,在清朝的时候不许太子看小牛的眼睛,这样会让今后的皇帝失去霸主的风范。

回过头来说一下,我们各位嘉宾不能说是知识青年,应该说是超级知识青年,都是研究生,甚至是博士生毕业的。在现在这个新经济环境下,出现了一个情况,就是我们下一个议题,近年来一批来自互联网媒体、金融领域的超级知识青年,开启了一个新时代的上山下乡热潮,构成了一批新农人的群体,我们怎么看待这个现象,他们为中国农业带来哪些影响和变化,请哪位嘉宾发表一下你们的看法。

张勇:

因为我在蒙牛陪伴着牛总一直养奶牛,实际上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中国人的粮食要想自给自足,奶也想自给自足,羊肉、鸡蛋都想自给自足,这是不可能的。如果是可能,我们这960万平方公里的大地就变成了一个粪坑,更谈不上我们要很好的空气、很好的水,很好的生活环境。我们想想,我们将近14亿人,前几年我们伊利或者是蒙牛几家奶企,我们把人均的用奶量从4公斤提高到了21公斤。但是我们也清楚的看到,一头奶牛相当于六十个人的排污,我们一个牧场相当于静海县全县人的排污能力。

每一个一万头牛的牧场,就是六万人的排污,一下雨连牛粪都出去了,周边的水就没法喝了。我们国家960万平方公里土地资源非常有限,我觉得我们必须走优势互补型的农业,必须走一些特色农业,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们才有出路。任何问题都让我们自己解决,牛奶自给自足应该没有问题,应该发展粮食,发展一些简单的畜牧业。但是坚决不能破坏生态,这样的话我们走出去,现在地球已经变成地球村了,所有国家的大门已经打开了,再也关不上了。有可能是我们因为政治的风险,今天关两天,明天关两天,中国和澳大利亚整整谈了六年,今年终于结束了。资源优势互补这个问题必须解决,如果不解决的话我们大农业这块什么自给自足我是不赞成的,要想生活好,要想吃的好,要想喝的好只能是优势互补,富平的苹果好吃我们就吃富平的,哪个地方的牛羊养的好我们就吃哪个地方的牛羊肉,我们要发挥优势,尽量使我们在这方面使我们的环境得到休养生息。

因为我是草原人,我小的时候房前房后的两条河一直在流动,我五十岁退休的时候这两条河已经没有了,不见踪影了。小的时候在河里面抓鱼的情景再也看不到了,整个沙化了。不过这几年退耕还林还草有些恢复,可能我们还得做一些互补型的东西。我们的地下水几乎开抽干了,再打一个洞,把美国的地下水抽过来也不现实,所以我觉得区域互补。

董敏:

我借着张总刚才的话说,走出家门去养牛,其实我很支持你的想法。因为我们的草原拥有量非常低,我们自给自足是非常紧张,也是不够的。这点我非常有体会,因为我在我的网站上卖的大量的牛肉都是澳洲的牛肉,所以我非常支持你。

我再回应一下王航总的说法,他说农业的事要交给农民去做,我觉得这个没有问题。但是我想补充的是品牌农业一定要知识分子带领农民去做。因为我做有机食品六年的时间,我发现我从来不敢直接从农民手里买东西,因为今天是好的,明天可能就变了,因为你给的价钱高了可能第二年不一定行。所以我觉得在诚信观念的培养和品牌营造上,真的靠很多人给他们灌输,就像佳沃引导农民,怎么把农产品的品牌经营起来,这个一定需要很多的知识和科技手段去做。现在我们做的很多事,怎么能够通过互联网的手段去把产和销对接起来。然后能够让农民生产出来高品质的产品,而且能卖比较好的价格。在这个过程当中一定要有很好的规范引导和辅导他,让他慢慢走上有品牌管理的概念,轻易不要破坏承诺,我觉得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这个事一定要做,而且靠我们大量跨界知名当世去做,我觉得带着知识下乡是非常有必要的。

我还要补充张总的另外一个话,我认为在当今的农业,特别是在大城市周边,我觉得普通农业是不需要的,不要用化肥农药。刚才杨总讲了空气污染,空气污染好治理,一场风就解决了,但是农药化肥造成的土壤污染是几十年都降解不了的。你在京郊种普通农产品干什么,你还要打造绿色北京,大量农业的污染其实一点都不亚于汽车的污染,这个我们必须要重视。因为大城市离高端市场特别近,你要生产高端的农产品。我觉得互联网给我们提供了非常好的手段,让我们对接这些高端农产品,然后把生产搞好了,环境搞好了,空气污染解决了,水源污染解决了,把我们大量的种植、养殖尽可能移到人口稀少的国外去,我希望你能有特别好的产品进口过来。

男科外科医院地址电话

汕头妇科病医院

成都治疗前列腺炎的专科医院哪家好

成年人癫痫医院那家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