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扎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马扎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春风吹来拂心房[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40:27 阅读: 来源:马扎厂家

大四学生卢洋一直给两个初中生做家教,以此勉强混个半饥不饱。

这天听说远在家乡的妈妈上山捉蜈蚣时把腿跌伤了,他立即毫不犹豫地只留下20元钱,把剩下的钱全寄了回去,这些钱是上个月拿到的家教劳务费,也是他这个月的饭钱。20元钱能顶什么用呢?还不够别人买一包烟,可他得每天精打细算地花这20元,一天三顿就算只吃馒头喝开水,日子也过不下去,毕竟离学生家长给家教费还有好几天呢!即便如此节省,可口袋里那少得可怜的20元钱还是眼看着就没有了。

饥饿像恶狼的爪子一样狠狠地扯着卢洋的胃,1米80的大个子走路都打飘,脸色苍白,眼看就要撑不住了。万般无奈之下,卢洋有了退学的打算。除了没钱吃饭这个过不去的坎之外,妈妈的身体也是他产生如此想法的重要原因,寄回家的钱只是杯水车薪,他得找工作挣钱给妈妈治伤。没想到就在他辗转反侧、百般纠结的时候,吃饱饭、挣大钱的机会来了——

这天晚上,卢洋辅导完学生回来,刚推开寝室门,几个寝友就发出一声欢呼:“老大,你可回来了,走走走,出去吃一顿去!”

卢洋在哥几个中年龄最大,所以被叫做“老大”。一听说吃饭,卢洋心跳顿时加快。说实话,刚才回来的路上他一阵阵地眩晕冒虚汗,饿的。当下问道:“为什么呢?给我一个理由。”卢洋在大伙面前从来都是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他不需要别人的同情,所以有此一问。其实他还关心一个问题:AA制还是有人请客。

哥们一指老四,个个一脸的幸灾乐祸,说:“庆贺老四刚刚加人咱们的失恋阵线同盟啊,一个小时前,咱班花把老四送的玫瑰像姚明投篮一样,准确无误地扔进了垃圾筒。我们本来要凑钱请他吃一顿替他解闷的,他不干,说就用准备请校花看电影、买零食的钱请大家,这等好事,不吃白不吃呀!”

哥几个吃饱喝足回到寝室后开始聊天。卢洋经此一顿海吃,也恢复了活力,当然有兴趣加入“卧谈会”。忽听一哥们说:“我说老大,我们哥几个都在班花面前碰了一鼻子灰,就剩你了,你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卢洋听了一脸苦笑,心说我要钱没钱,要长相一般般,凭什么试啊?没想到,还没开口,就见老四斜着眼,一边打着酒嗝一边不屑地说了一句:“老大不试这是他有先见之明,否则,只怕下场比我们更惨……”

卢洋一听这话,脸“腾”的一下红了,这话太伤自尊了,年轻人的血性当即冒了上来,他压着火气冷冷地说:“照你这么说,穷人就永远不能恋爱了?野百合就永远没有春天了?”

另几个哥们也觉得老四的话有点过火。纷纷给卢洋打气:“老大,你不蒸馒头争口气,我们支持你,明天就试一把,成了,让老四再请大家吃一顿,不成也不丢人!”

老四依旧一副不死不活阴阳怪气的样子,说:“老大,你敢吗?你有这个魄力吗?这样好了,我跟你打个赌,如果你成功,我输给你1000块钱,你输了,老规矩,请咱们撮一顿,怎么样?”

卢洋咬咬牙,一字一顿地说:“一言为定!”

第二天一整天,卢洋都在犯愁,大话是说出去了,可怎么行动啊?老六见了,一脸神秘地凑过来,说:“老大,告诉你一个绝对震撼的绝密情报:班花特喜爱二胡。二胡,不正是你的拿手好戏吗?对,就用这招!”

卢洋一听,浑身一震。老六又说:“先前吃饭时我和班花邻桌,正好听到她和旁人议论即将召开的‘校园才艺大赛’,你猜她是怎么说的?她说最想听到二胡的演奏了,因为她爸爸爱拉二胡,从小耳濡目染,所以她特爱二胡,特崇拜拉二胡的人。老大,你有戏了!”

老六这么说是有原因的,因为卢洋上大学时身边就带了一把二胡,一有空便拉上一两段。那是卢洋唯一值钱的家伙什,而且他拉得相当不错,他的家乡虽然是一个贫穷闭塞的山村,却是远近有名的二胡之乡,卢洋小时候曾下过苦工夫学拉二胡,好多年下来已有相当的水准了。

这个情报,让卢洋的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

校园才艺大赛开始了,前头照例是唱歌跳舞,哼哼叽叽东倒西歪,千篇一律毫无新意,大伙正昏昏欲睡时,卢洋上台了。他坐下、调音、一点头、一运弓,《二泉映月》那如天籁一样的声音便在宁静的夜色里,在活力十足、青春洋溢的大礼堂里,如水一样流淌开来,所有人的精神顿时为之一振。

一曲既了,余音袅袅,好半晌大伙才回过神来,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这年头热闹浮华的音响听多了,乍一听到这原汁原味的民族乐音,不亚于阵阵清风拂过燥热的心头。

卢洋躬身谢过正要下台,台下忽然有个清亮的声音大叫一声:“再来一首《月夜》好不好?”

卢洋一听,又喜又惊,喜的是今天遇到知音了,这《月夜》虽然比不上《二泉映月》名气大,但也是精妙无比的二胡名曲,并且其中所蕴含的淡淡的忧伤、优美的意境,正合卢洋最近一段时间的心情,惊的是那大叫一声的人竟是班花!

这时,主持人过来做了一个挽留的手势,台下观众随即拍手欢迎。卢洋只好再次坐下来,朝台下偷偷看了一眼,正看到班花那白净含笑的脸庞,一时心怦怦直跳。

比赛结束后,卢洋准备回寝室,此时夜色方好,忽听到身后有人轻声说:“这位同学,能稍留一下脚步吗?”

好动听的声音!卢洋全身都僵硬了,慢慢回过身,如水的月光下,班花正含羞带笑地看着自己……

日子过得像曾经做过的最美的梦一样。当卢洋牵着班花的手双双出现在众哥们面前时,老四的眼睛因为吃惊而瞪得溜圆,等班花一走,他就爽气地掏出1000元钱往卢洋手里递,说:“行,老大,我服了!野百合的春天到了,而且最美丽!愿赌服输,给你钱。”

卢洋连忙推过去,说:“那是闹着玩玩的。哪能当真呢?”

老四急了,说:“你一定得收着,我可不想一辈子欠你的情。”

其他几个哥们也劝卢洋收下,他们众口一词,态度极其认真,甚至,如果卢洋不收钱,就是“背叛兄弟没有情义”。既然问题上升到这个高度,卢洋没办法,只好收下。这1000元钱,他留下一百元做生活费,其他的很快寄回了家,现在似乎可以暂时不用考虑退学了。

快乐的时光从来飞快,一晃毕业了。在卢洋用二胡拉出的如泣如诉的《送别》声里,哥几个洒泪而别。送走同窗四年的兄弟那天,卢洋的女友,也就是那位班花,在站台紧紧挽着卢洋,忽然一脸郑重地说:“卢洋,我们永远不要忘了老四他们。”卢洋也一脸郑重地点点头。女友又说:“实际上我并没有一个拉二胡的爸爸,也根本对二胡一无所知,那是老四他们找到我,让我假意因为二胡之缘和你谈恋爱,好输给你1000块钱,帮你渡过难关。你那时的情况他们都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可你这人太好强,容易把别人的帮助当成怜悯,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商量出那个办法。那钱是哥几个凑起来的,他们的条件也好不到哪里去。还一直不让我告诉你……现在毕业了,他们走了,我可以说了。还有,想不到我们弄假成真,我真的喜欢上了二胡,也爱上了那个会拉胡、孝顺父母的男生!”

卢洋听了,久久出神。一任伤感的风吹过脸庞,半晌才喃喃地说:“美丽的校园、纯真的感情……亲爱的哥们,原来你们才是吹开野百合的春风啊!”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